前妻凶猛 第十五章 交换_人妻交换
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交换  »  前妻凶猛 第十五章 交换
前妻凶猛 第十五章 交换

离开饭店时,外面下起了大雨,我们的车跟在小唐的普拉多后面缓缓而行。车里,我和璐相视苦笑,人与人真是没得比啊,当我们为生存苦苦挣扎时,小唐却将精力放在满世界寻找稀奇古怪的享受方法,而同时,还能财源滚滚。我和小唐之间,似乎正在退化成纯粹的酒肉朋友,小唐可能并不认为我和璐有资格成为他生意上的合作伙伴,怎么办?回到度假村,我们想回房休息时,侍应生告诉我们,因为雨大,我们的两个房间都漏水了,没法再住。现在没有其他单独的房间,只有一个豪华家庭房,有两张大床。问我们是否可以?我们看了房间还不错,也没有别的选择了。好在两张大床之间,有两扇厚布帘,拉拢后,一间房又被分割成逻辑上的两间。熄了灯,我和璐躺在床上,都没有说话,却也不想睡觉。过了一会,布帘那边,响起男人的喘息声和女人的低吟声。显然,他们又在做爱了。也许是受了他们的影响,也许是刚才喝过的酒真的起了作用,一时间,我也觉得欲念丛生,而身边,璐的呼吸也渐渐粗重起来。我们开始互相解除对方身上的内衣,摸索着对方的身体,刺激着对方的敏感部位,但不敢像小唐他们那样没有顾忌,因此所有动作都是轻轻地,尽量不发出声响。吻着璐柔软的嘴唇,我紧紧拥住璐,璐也紧紧缠绕着我,身体扭动摩擦……终于,我挤入了璐的肉腔,缓缓地抽动起来……今夜,璐的肉道似乎异常的紧凑和湿润,而我也一扫前两天的疲惫。正当我感受着这美妙的感觉时,“杰哥!”

小唐突然在那边叫我。我没想到在这个当口,小唐还会和我说话,赶紧停止了在璐身上的动作。“嗯?”

“杰哥,嘿嘿!你还没交货吧?”

“咳……咳……”

我有些尴尬。“咱们换着玩儿玩儿,怎么样?”

“什么?”

“换着玩儿,大家新鲜一下,我让黎黎过去,你让嫂子过来。”

“啊!”

我没想到小唐会提出这样的要求,身下的璐也明显颤抖了一下。想拒绝他,可又不知该怎么说,一时间,我愣住了。“和他换吧。”

这时,璐在我耳边轻轻说,声音有些颤抖。“你说什么?”

我在黑暗中惊疑地看着璐。“你不是喜欢黎黎吗?”

璐用只有我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。“不,不,不是的。”

我急忙小声解释。“和他换,他会帮我们的。”

“不,我不能让你……”

“杰,你永远爱我吗?”

“爱!”

“无论发生什么?”

“无论发生什么。”

“那就够了,杰!答应他吧!为了我们的将来……”

“杰哥,大家都是成年人了,Happy一下而已嘛!”

小唐也在那边催促。“那……好吧……”

我的脑子里像是一片空白,可又像是一团乱麻。我同意了小唐的建议,但我的声音嘶哑而颤抖,自己都听得出。那边传来下床的声音,布帘一挑,郑黎全身赤裸地走了过来,平静地说,“嫂子,你过去吧!”

此时璐也只有起身下床,郑黎打量着璐的身体,忽然“哧”的笑着说,“嫂子的身材好棒啊!”

璐却不敢抬头,更没有说话,手臂挡在胸前,含缩着身子从布帘缝中钻了过去。“嘿嘿!”

我听到小唐在那边笑了,“嫂子,别害羞,上来吧!”

璐发出“啊”的一声轻呼,接着就是肉体滚落在床上的声音。房内只有月光落入,我木木然地看着郑黎的裸体,说实话,有些女人穿上衣服比不穿衣服更能吸引男人,而郑黎就是这样的女人。她的胸有点儿垂,而且向两边分得有些开;腰有点长,腿很细,但未免太细了,以至于两腿并拢时仍在内侧留有一道不怎么好看的缝隙;阴毛稀疏,隐隐能看到那条裂缝。郑黎也深深地看了我一会儿,然后上床躺在我身边。必须承认,初次见面时,郑黎的美貌确实让我有些想入非非,可现在,当她一次不挂的躺在我身边时,我却有些提不起精神。事实上,我的情绪被布帘那边发出的声音牵动着:悉悉索索,应该是小唐在抚摸璐的身体,接着是舌头搅动和吸吮的声响,又过了一会儿,一直没有出声的璐,发出了“嗯”的一声闷哼,我的心猛地一缩:一定是小唐插入了。这时,身旁的郑黎在我耳边说:“你不吃醋吗,小唐那玩意可大了!”

我转过头,有点愤怒的看着郑黎。“你现在后悔也晚了,你不想吃亏,就来干我啊!”

郑黎还在挑衅。我确实有些愤怒了,是的,既然是交换,这个女人现在是我的了!将郑黎按在身下,我狠狠的插入,那里已经足够湿滑,可惜有点松,并没让我觉得有多美妙,但我想,至少我在和一个女明星做爱了。布帘那边,肉体撞击出“啪,啪”的声响,璐似乎在刻意地控制,只发出低低呻吟,小唐粗粗的喘气声却非常明显。可能因为不够投入,我在郑黎体内运动阴茎,竟然有了软倒的迹象,于是赶紧将她的双腿拿到身前并拢,以增加摩擦。郑黎显然也很享受这个姿势,大声呻吟起来;那边的璐似乎受到了鼓励,呻吟声也渐渐增大。没多久,璐在那边发出一声像痛苦又像喜悦的长叹,我知道,璐高潮了,而我心里又酸又涩,却还有一种莫名的刺激,也忍不住发射了。小唐的运动没有应为璐的高潮而停止,肉体撞击的声音再度急促起来,而已经缴枪的我,现在却只能做一个听众了。在璐发出第三次高潮的呻吟后,我听到小唐的吼声,他终于射精了!“你要不要过去?”

我问郑黎。这时小唐在那边开口了,“今晚就这么睡吧,黎黎陪杰哥,嫂子陪我睡!”

我没有反对,不知为什么,此时,我有些怕面对璐。不知过了多久,我才在胡思乱想中睡着了,早上醒来时,发现郑黎依然赤裸着,正在看着我。见我醒来,她趴在我耳边说:“你听,嫂子和小唐在晨练呢!”

果然,昨夜熟悉的声音又在布帘那边响着。我二话不说,将郑黎拉到,再次插入,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宣泄心中的郁闷。我故意搞出很大的声响,好像要和小唐比赛。其实,郑黎的肉体没有给我多少快感,好像是想象中璐在小唐身下婉转承欢的样子,才给我最大的刺激。没多久,我又一次射精了。“嘿嘿!杰哥,交货了?”

小唐在那边说,“那我把嫂子送过去,好不好?”

“来吧,嫂子!”

小唐那边一阵响动。“不,别这样!”

璐似乎在挣扎!“嘿嘿,就这样!”

小唐占了上风。十分沉重的脚步声,还有肉体摩擦的声音,小唐喘着粗气,而璐则发出有节奏的呻吟,他们在搞什么名堂?布帘晃动,我首先看到的是璐白皙的脊背,小唐双手托住璐的屁股,璐像挂在小唐身上,双腿纠缠在他腰部,两人的性器依然结合在一起,随着走动摩擦吞吐。站到在我床边,小唐好像故意示威似的,抱着璐开始快速的上下颠动,我惊呆了,心似乎和璐的身体一样在颤抖。很快,二人都发出低低的嘶吼,璐的身体紧张起来,头后仰到极限。“噢……”

小唐大叫,腰部用力向前挺,突然将璐抛落到床上,同时,白色的精液也射出一道抛物线,散落在璐的头发上,脸上,和乳房上……和矮小的身材不同,小唐的阳具异常硕大,青色的血管像树根一样盘绕,毫不逊于A片中的西方人,尽管已经射精,仍凶恶的指向璐的裸体。我突然有一种被击败的感觉,浑身无力。仿佛这是一场交易,而我,却成了最大的输家……吃早饭时,璐一直低着头,偶尔抬头,也闪避着我的目光。我心情沉重,不想说话;郑黎也无言,偶尔会和我眼神相对,若有所思。只有小唐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,依然有说有笑。按计划,今天是出游的最后一天,出发前,小唐暧昧地笑着说:“晚上我们就回去了,今天大家一定要尽兴!我们继续昨天的游戏怎么样,嫂子你坐我的车,黎黎坐杰哥的车。”

我没有出言反对,但脸色应该十分难看,璐和郑黎也没有说话;小唐却自顾自地来到璐身边,搂住璐的肩膀,“走吧,嫂子!”

璐神色复杂地看了我一眼,犹豫了一下,还是跟着小唐上了他的车。我的车跟在他们后面,向大山深处开去,到后来,我们走的已经不是正经的公路,也不见人迹。窗外的风景也许不错,但我已无心欣赏,郑黎坐在我身边,一路上也没怎么说话。见小唐的车慢慢在路边停住,我以为是到了目的地,也将车停在旁边,可等了一会儿,却不见他们下车,又过了一会,小唐的车有节奏的晃动起来,我想到了什么,心里酸酸的疼,双手紧紧抓住方向盘,指节因为用力而发白。“哼,”

郑黎在一旁冷笑,“真有精神啊,又开始了!”

我突然有一种冲动,想冲下去制止他们,就在这时,我感到郑黎手,隔着裤子,在我的裆部抚摸,接着,拉开拉链,将我的阴茎掏出,用手套弄起来。突如其来的刺激,瓦解了我的冲动。抚弄了一会儿,郑黎俯下身,把它含住。温暖口舌的刺激,让我兴奋起来,是的,我不能让小唐白白玩弄我的璐,我要在郑黎的肉体上收取我应得的部分。很快,我们都赤裸了。我将座椅尽量后移,让她跨坐在我身上上下浮动,狭小的空间里,我们喘息着,纠缠着,摩擦着……这时,小唐的车门开了,小唐一丝不挂地车里出来,从车后拿出一张超大的软垫子,铺开在草地上,又探身回车里,用抱婴儿撒尿一样的姿势,将同样全身赤裸的璐抱了出来,他的手托在璐的腿弯,将璐的鼠蹊部大大地分开。仿佛知道我在看他们,小唐故意将璐的阴部展示给我,璐无力地靠在小唐身上,双手挡住脸,不敢看我。我甚至可以看到璐没有完全闭合的阴唇,白浊的液体正从里面缓缓流出,不知道因为寒冷,还是因为羞惭,璐身体抖动着,随着她的抖动,白色精液淌过会阴,滴落在地上。郑黎感受到了我的异样,转过头,发现了车窗外的情形。“操!”

郑黎狠狠地骂了一声,这和她平时的淑女形象相去甚远,就像有人说的:当你剥去一个女人的衣服时,也剥去了她心灵的伪装……小唐将璐轻轻放在垫子上,让璐平躺,自己则跪在璐的身边,开始轻轻的抚摸和亲吻璐的全身,从脸颊,到颈部,再到乳房,小腹,双腿……动作竟是那样温柔,慢慢地,璐似乎有了回应,身体随着小唐的亲吻,开始不安的扭动。眼前的一幕,比他们赤裸裸的性交更让我难以接受,因为这让我觉得他们更像一对爱侣,而不仅仅临时交换的性伴。“我们也下去做。”

郑黎这时说。草地上的垫子还空着一大半,我和郑黎同样一丝不挂地走过去,小唐看着我们,没说话,而璐则一直闭着眼睛,但她睫毛的颤动出卖了她,她一定是知道我们来了。我趴到郑黎身上抽送着,但快感依然并不强烈,因为我多少有些心不在焉,事实上,我在注视着小唐和璐的动作:他们又开始做爱了,这次小唐没有使用什么怪异的体位,只是伏在璐身上挺动。这是我第一次在野外做爱,也是第一次如此近的距离看别人做爱。小唐在璐的耳边低语,璐也低声回应,我听不清他们说些什么,但这让我非常嫉妒。后来,璐点了点头,小唐躺下,璐则坐到小唐身上,自己耸动起来……事后,我们四个人一丝不挂都躺在软垫上,山风吹在身上,一点都不冷。璐背向我蜷缩着身子,被小唐搂在怀里轻轻抚摸;郑黎紧紧挨着我,一条腿搭在我身上。“杰哥!”

小唐说话了,“嫂子把你们的困难都和我说了,没问题,不要说我和你四年的同学情分,就是冲嫂子的这份情意!做兄弟的一定得帮你们!”

说着,他拍了拍璐的乳房,“明天,我就约美泰的老总谈,一定让你们也能直接接单!”

难道这就是我想要的吗?我茫然了。晚上,我和璐回到家。躺在床上,气氛仍很尴尬,璐一言不发,眼睛红红的,我想找些话题,可喉咙像是被堵住了什么东西,说不出话。终于,璐扑在我怀里大哭起来。“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,我不知自己做了什么!杰!对不起!”

“我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。”

紧紧抱住璐,我也留下了眼泪,“过去了,璐,过去了,就把它忘了吧!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!”

这一夜,我辗转难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