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妻凶猛 第十九章 愧疚_人妻交换
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交换  »  前妻凶猛 第十九章 愧疚
前妻凶猛 第十九章 愧疚

我和玲回到床上,玲的身子冰凉冰凉的。在富贵奢华的外表下,玲竟然过得是如此不堪的日子。一时间,我们陷入沉默。“平时他给你很多钱吗?你怎么能存下这么多?”

我试着转换话题,不过,对于玲可以存在三百万巨款,我确实有些不解,毕竟很少有人对一个情妇如此慷慨。“他怎么会!我不过是他的玩物罢了。”

玲苦声说,“这些,都是来自他的公司。”

“哦,他没发觉吗?”

我奇怪玲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善于经营了。“没有。”

玲说,“其实这都是公司的一个副总来操作的。”

“副总?”

“对,他叫理查,也是香港人。跟老曹一起很多年了,老曹很信任他。”

“那他为什么帮你?”

我还是不解。“也算是互相帮助吧!只有老曹不在,由我签字的时候,他才有机会这么操作,我猜,他得到的肯定比我多。”

老曹这家伙,除了变态外,看来做人也十分失败,已经离众叛亲离不远了。真不晓得,当初他是怎么发家的。“杰,你的工厂究竟怎么样了,我还能怎么帮你?二百万到底够不够?”

“现在市场不景气,小唐帮我联系了订单,可那边要我们有二百万的银行保证金,所以我们一时周转不过来。”

“小唐!大学时那个小唐?你一直和他在一起做生意?”

玲吃惊地看着我。“不是一直,是不久前才偶然碰上的,他父亲现在是这里主管经济的官员,所以他的关系很多。”

我知道玲不喜欢小唐。“杰,听我说,小唐这个人不可靠,你最好还是和他少来往。”

玲对小唐的态度依然。“我知道,只不过现在是困难时期。”

其实,现在的我又何尝愿意和小唐有关系呢。“杰,也许我可以帮你。”

玲说着,赤裸着身子下了床。到柜子里一阵翻找后,拿出一个存折,回到我身边,“我这里还有一百万,你都拿去吧。只要能帮到你就行。”

我看着玲,一阵感动,因为我知道玲存下着三百万是多么不容易。一旦老曹对她厌倦了,这些钱,就是她下半生的保障,现在,她却将这些毫无保留地给了我。“玲,谢谢你!”

我紧紧抱住玲,“那二百万足够了,而且这笔订单完成以后,我不会在小唐来往了。”

玲依偎在我怀里,“杰,这么多年,我没有一个可以相信、可以依靠的人。现在,终于让我有找到了你,真像实在做梦啊!只可惜,我的身子已经……已经……”

我阻止她在说下去,“玲,在我心里,你就是你,还是以前的玲!这笔钱我会尽快还给你,到时你离开他吧!你应该有自己的生活。”

“我也想离开他。杰,理查一直想让我做大些,可是我一直不敢,你说,我能相信他吗。”

“玲,虽然我不知道那个理查是怎么操作的,但是你们现在做的肯定是违法的,这非常危险;他会不会是利用你,如果真出了问题,责任是你承担,他却可以跑路。”

“我也这么担心。其实钱多钱少对我也无所谓,我现在只想能多帮帮你。”

玲点点头。玲的话让我心里一暖,“玲,这样吧,过几天你安排我和理查见个面,我听听他怎么说,也许能帮你参谋一下。”

“好啊!”

玲高兴的抱紧我,脸颊在我赤裸的胸膛上轻轻摩擦,“杰,我现在唯一相信人的就是你。”

体会着肉体的柔软,我的男根又蠢蠢欲动起来。似乎感受到我的变化,玲轻笑,“这几年,你憋坏了吧?”

说着,俯下身,双手托起两只丰满的乳房,将我的阴茎包里住,轻轻揉动起来。不一会儿,我又坚硬如铁,正想将玲再次按到,玲却拦住我。“这次你歇着,让我来!”

说完,竟然下了床,扭动肥美的肉臀,跑进那间储藏室。很快,玲手里拿这一个东西回到床上,朝我笑了笑,让我躺好,然后将手中的东西套在我的阴茎根部。我一看,原来是一个橡胶环,一公分左右宽,厚度大约一毫米不到的样子,戴上它感觉有点像带保险套,但是又不能将阴茎全都包里住。我正奇怪,玲跨坐在我身上,一边套弄,一边用手在那个环上某个地方轻轻一捏,那个环竟然震动起来!“啊……”

我和玲几乎同时发出呻吟。橡胶环带动我的阴茎在玲紧凑润滑的肉道内摇动跳跃,左右摩擦,而不耗费我一点体力。玲配合着它的震动,在我身上前后摇摆,大声呻吟……“太舒服了!”

这前所未有的快乐体验,让我沉迷其中,不能自已……玲把我送回桐湾时,天已经黑了。我还沉浸在整个下午接连不断地异常震撼中,脑子有些昏沉沉的。临下车,玲低着头,轻声的问我,“如果,我是说如果,我有了钱,离开了老曹,我们……我们还能重新开始吗?”

“我们……”

我有些不知所措,其实我一直在有意回避着这件事,但是,玲还是将它问了出来,“也许吧……”

我不知为什么会说出这句话,一时间,我看仿佛到了璐的责备眼神,这眼神像剑一样直接刺入我心里,让我的心生疼生疼。“杰,我爱你!我不会再让你失望的。”

玲似乎认定我的回答是对她的考验,深深地望了我一眼,然后发动汽车离开了。玲适才目光中充满的期冀让我有些心烦意乱,我脚步沉重的回到工厂的办公室,璐竟然等在那里。“你去哪儿了,一下午都找不到你,手机也关了。”

璐用带着责备的语气问。为了怕被打扰,我和玲见面前,我将手机关了。“我去见个朋友谈点事,怎么了?”

我有些纳闷,璐的语气好像不对。“是因为保证金的事吗?”

璐的话让我大吃一惊,一时间说不出话来。“下午小唐来过电话。”

璐平静地说。“他来过电话?”

我有些意外,但随之而来是有些恼怒,“他给你打电话干嘛?”

“他是打不通你的电话,才给厂里打电话的,正好我在你的办公室,我就接了。”

璐明白我在乎的是什么,急忙解释。“他和你说了些什么?”

我真的不希望小唐和璐再有任何接触。“他说让你明天去他那里谈订单的事,还问保证金准备好了没有。杰,这么大的事,你为什么要瞒着我?”

璐望着我的眼睛。“我,我是不想让你再操心!”

我无奈的说,“杰,你不相信我?”

璐的眼睛里开始有了泪光。“没有!我怎么会不相信你,我只是……”

“杰,我知道,以前的我太傻了,用自己的身体去冒险。”

璐的泪水从脸颊上滑落下来,“可是,我要做你的女人,我不会在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,你明白吗?”

我望着楚楚可怜的璐,心一下子软了下来。是的,我没有任何理由再来伤害这个可怜的女人了。“璐,别瞎想了,我没有告诉你这件事,是因为我是个男人,我必须承担一些责任,我不能把什么事都交到我的女人肩上,你已经太辛苦了。”

我将璐揽在怀里,“不过好了,现在问题解决了,我从朋友那里筹到了钱,情况马上就会好起来的。”

“你的朋友?这么容易可以筹到二百万?”

璐在我怀中仰头望着我问,“他也在桐湾吗?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?”

我当然不能把玲说出来,“是以前的朋友,最近才联系上,他在凤城开了几家厂子,做得很好。”

“如果是这样,当然最好了。不过要是还有什么不妥,你一定要告诉我,好吗?别忘了,我是你的女人。”

璐的语调温柔起来。我没有说话,其实我是无言以对。当一个男人同时面对两个女人,所有誓言和承诺都将变得虚伪和可笑。我的心已经被浓浓的愧疚充满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