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妻凶猛 第二十五章 凌辱_人妻交换
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交换  »  前妻凶猛 第二十五章 凌辱
前妻凶猛 第二十五章 凌辱

没过一会儿,我果然听到窗外传来他们的声音。“厕所在哪啊?”

玲问。“撒尿还拉屎?”

听声音,竟又是那个老四。“是……是……小便。”

玲支支吾吾地说。“到那个土坡上面去尿!”

到土坡上面?那岂不是要让他全都看到!这个禽兽,竟不放过任何一个侮辱玲的机会!我听到玲脚步声,似乎真的走到上了那个土坡上。“那……那……你们不要在这里啊!”

玲焦急地说。“不行,我们必须在这守着!”

另一个男人说,是老二。“那你们……你们背过去吧。”

玲的语调已近乎哀求。“不行,你跑了怎么办?”

“我不会跑的……真的不会……”

“你到底尿不尿!不尿就把你送回去!”

“不要……我……我……”

玲害怕起来,“你们在这,我尿不出来。”

“尿不出?用不用我们帮你啊?”

老四的声音猥琐不堪,“嘿嘿,老二,咱们帮帮她!把她抱起来!”

“啊……不要……不要……”

挣扎的声音传来。我心急如焚,对着小屋的窗子大喊:“你们放开她!放开她!”

根本没人搭理我!“嘿嘿,这个姿势好,美人儿!你真是逼上开花啊!快尿吧!”

“不要……不要……放开我……求求你们,放开我。”

玲哭了起来。“还不尿,那我再帮帮你,来!”

老四一边淫笑,一边说,“你看,这根草这么多毛,我用它给你的逼搔搔痒,好不好!”

“不要啊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“哈哈!哈哈!痒不痒!哈哈!”

“啊……”

玲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,我紧跟着听到水柱浇打地面的声音。“嘿!尿得真他妈冲!果然是骚逼!”

老二和老四方放肆地笑了起来……玲回来时,脸上红红的,泪痕还没有干。进了屋,坐在床上,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。我也不知该说些什么来安慰她,只能默默地坐在她身边。就在我们都沉默无言时,我的肚子咕咕地叫了起来。上次吃饭还是在玲的身上,大概已经一天一夜水米未进了。这一静下来,立刻感到又渴又饿,我想玲应该也是如此。偏在这时,屋外飘来一阵饭菜的香味和杯盘碰撞的声音。对于两个饥渴难耐的人来说,这真是一种痛苦的折磨,我看到玲已经在不断吞着口水了。这帮人应该不会想饿死我们吧,真像整死我们,犯不着用这么下作的手段。过了许久,大概他们已经酒足饭饱了,门外有人喊:“女的出来端饭!”

虽然不放心,但也只能让玲出去端饭了,我的臂伤让我根本端不了东西。门开了,玲一个人走了出去,“咯噔”一声门又被锁上。我的心陡然悬了起来,但也只能靠在门上,仔细听着门外的动静。不一会儿,似乎是玲走了回来。“等等!”

老四的声音,“你饿了吗?”

“嗯!”

玲低声回答。“那我给你加个菜!”

老四不知打得什么鬼主意。“不要!”

玲在抗拒。“我看你还是不饿,那就不要吃了!”

老四怒喝。伴随着玲的惊叫,“哗啦”一下,门外传来碗盘破碎的声音!“想吃饭,先吃它!”

老四威胁着玲,“你给我吸出来!”

我大概猜到门外发生了什么。玲!不要啊!没有声音,还是没有声音!我焦急地用指甲狠狠挠在门上!“嘿嘿,这才对吗!”

老四得意地笑起来。难道玲真的为他……“嘶……”

老四夸张的吸着气,“口活不错嘛!”

“老四,你快点儿!趁老大不在,你让我和老三也享受一把!”

“老二,这事儿有催的吗!老大回来也没事儿,咱们又没日这娘们儿的逼!啊……好他妈爽!哎呦!不行了,啊……”

老四叫了起来。“呜呜……”

玲好像在挣扎。“吞下去!吞下去!”

“呜呜……”

“啊……真他妈爽!老二,都是你他妈催的!妈的,这回老子完事儿了,你来吧!”

“嘿嘿,美人儿,没吃饱吧,二哥哥我接着喂你……”

老二猥琐的声音。我已经听不下去了,颓然坐倒在地上。不知过了多久,门开了,玲端着盘子走了进来。她低着头,头发散乱的遮住了大半张脸。“杰,你赶紧吃吧!”

玲把盘子放到桌上,自己却躲在墙角干呕起来。我走到她身后,轻轻抚着她的脊背,然后捧起她的脸。玲的脸颊上,嘴角边,以及发梢上,还残留着白色的粘稠,好像诉说着刚才的屈辱。我默默地为她将污迹擦掉,深深地望着她的眼睛,那双大眼睛中已经溢满了痛苦的泪水。傍晚,他们又叫玲出去端饭,我这次说什么也不让玲再去了。“我去!”

“可你的胳膊!”

玲担心的说。“没关系,我一只手就够了。”

门开了,我刚要出去,又被人猛地推进来。“你出来干嘛?”

老四走进一步,冲我喝道。“我去端饭。”

“让她去。”

“不行。我去。”

“他奶奶的,老二、老三,这小子不老实,我看他皮痒了!”

“怎么了!”

老二、老三也跟了进来。“这小子不老实,让女的去端饭,他到抢着去!”

“她身体不舒服,去不了,所以我去!”

“操,那我就让你也不舒服!”

话音未落,老四一脚将我踹倒。我想不到他说打就打,没等我反应过来,三个男人的拳脚已经雨点般落在我身上,受伤的胳膊再次被打到,疼得我眼冒金星,忍不住惨叫起来。“不要打他了,不要打了,我去,我去还不行嘛!”

玲扑倒在我身上,哀求着他们。“他惹我们生气,就得挨打。”

老四挑起玲的下巴,“让我们不打他也行,你得让我们开开心!”

“你……你们……要我怎么样……”

玲流着泪,身体颤抖。“嘿嘿!”

老四和其他两个男人交换了一下眼神,“你自摸一段,给我们开开眼!”

“嘿嘿!嘿嘿!”

其他两个男人也笑起来。“不……我……不……不要……”

“那我们只有接着打他了……”

“不……不……”

“快点!”

老四一把把玲从我身上拉起来。“玲,不要……”

我试图阻止。“叫你多嘴!”

老三一脚踏在我肚子上。“啊……”

我疼得弓起了身子。“别……别打了……我……我听你们的……”

玲用颤抖的声音说。“那坐到桌子上……脚也放上去……”

老四命令着。“对了,把腿分开,分大点……”

“再大点!”

“自己扒开,让我们看看,快点!”

“你们看,这娘们的逼和这么多男人操过,还是粉嫩粉嫩的……”

“哈哈……”

“自己摸,快点!”

“对,就这样,用点儿劲儿,得摸出水儿来才算!”

我睁开眼睛,看到玲一丝不挂的坐在桌子上,白嫩的小脚撑在桌面,大腿向两边大大的打开,一只手撑在身后,一只手在阴核上来回抚摸着,脸痛苦地转开了,似乎不想让任何人看到。“不……玲……不……”

我心中在嘶喊,但喉咙里却发不出一点声音。“操,老四忍不住了!”

老四怪叫了一声,走上前,解开了裤子。玲吓得身体向后退缩着。“老四,别忘了老大的话,你他妈不要鸡巴了!”

老三在一旁提醒。“老子还没操她呢!”

老四怒喝,又命令玲:“谁让你停的,接着摸!”

说着,一手抱起玲的一条腿,在玲的小脚上又摸又啃,另一只手在自己的阴茎上撸动,竟然打起了飞机!玲被他掀翻,躺倒在桌面上,抚着阴核的手却仍然不敢停止揉动。片刻之后,老四嘴里发出低低的吼声,身体前倾,龟头牢牢抵在玲的阴门,却没有插入,抖了又抖,竟然就这样射精了!“还是老四会玩儿!”

老二走上前,也拎起玲的腿,一边抚摸,一边打着飞机。他的手更是在玲的全身游动,乳房,阴部都没有放过。射精时,也只是顶在玲的阴门,而不敢真的插入。接下来,老三也如法炮制地射了出来。玲无力的躺在桌子上,大腿仍没有合拢,三角地带溢满了男人的精液,在灯光下,散发着一种说不出的淫靡气息!这时,我被他们突然从地上拉了起来!“你们看,这小子也挺杆儿了!”

老二指着我的下身叫起来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自己竟然在这种情况下会有了勃起的迹象,可能因为适才目睹的一幕太过荒淫了!“正好,你小子给我们帮个忙!”

老四说着,把我拉到了玲的两腿之间。“干什么!”

我无力地挣扎。“操她!”

老四命令。“不!放开我!”

“那就打死你!”

老四说着,狠狠地打在我背上。我扑到在玲身上。“和我做吧……”

玲用几乎无法听到的声音说,眼睛却没有看我。“哦……”

我看着玲的身体,木然地将不怎么坚挺的阴茎对准玲的阴道口,那里已经被太多的精液封锁了。“快点!”

老四在后面一脚踢在我屁股上。“啊!”

我被一踢之下,真的插了了进去!肉道里已经足够滑腻,但我相信起到润滑作用的不是玲的爱液,而是那三个男人的精液。“嘿嘿!你小子卖点力气,把我们的子孙推进去!”

“对,推深点儿!”

“这个娘们儿要是给我们生了儿子,我们记你一功!”

“哈哈!哈哈!”

几个男人哄笑起来。我像机械一样地缓缓抽送,没有一丝快感。我从没有想象过做爱还会如此的痛苦!我在干什么?我难道要用这几个畜生肮脏的精液来玷污我的女人吗?我再也没有力气耸动了,停留在玲体内的阴茎变得软到不能再软……